河北省安新縣人民政府歡迎您!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旅遊觀光 > 旅遊動態 >

旅遊動態

千古風流趙北口

时间:2020-06-15 15:36 來源:雄安發布 點擊:
?
 
位于白洋澱東岸的安新趙北口,是一座有著千年曆史的重鎮。
這座分爲東街、南街、西街、北街的古鎮,看起來與周邊村鎮並無太大差別,但在三百多年前康熙禦筆之下呈現的卻是:
“趙北時巡至,燕南古戍聞。人煙生曉市,橋影漾晴雲……”
 
從曆史一路走來的趙北口,曾經是怎樣的風流?
 
时间的河 流过赵北口
 
01
燕南趙北分界線
 
趙北口位于白洋澱東岸,現隸屬于雄安新區安新縣。西距安新縣城14.8公裏,北距雄縣縣城7.5公裏,南距鄚州古鎮7.5公裏,是一座久經戰火的戍城,古爲燕趙分界之地。
 
南易水自西向東穿越古鎮,沿著南易水修建的燕國易水長城,經趙北口北堤折向東南深入文安窪。易水長城在此處設留一道關口,一條郵驿之路穿行而過通達南北。當年燕莊王禮送齊桓公就是從這裏跨過易水,沿著驿路一直到達後世聞名的“燕留城”。
 
 
《史記•趙世家》記載,趙惠文王五年“與燕鄚易”,趙孝成王十九年“與燕易土”,這些燕趙之間的紛爭指的就是以趙北口爲中心的“燕南趙北”地區。
 
東漢末年,袁紹討伐公孫瓒,主戰場就在趙北口附近。據《後漢書•公孫瓒傳》記載:“昔有童謠言:燕南垂,趙北際,中央不合大如砺,唯有此中可避世”。公孫瓒聽信童謠,把軍隊屯紮在瀕臨易水的地方。此後,人們便以“燕南趙北”代稱從雄縣到鄚州之間的這片土地。
 
北宋淳化三年(992年),宋軍在此地築城置戍。因宋室趙姓,故而人們改稱此地爲“趙堡口”。明永樂年間,明成祖朱棣重新劃郡置縣,鄚州歸于任丘。這片“燕南趙北”之地取“趙北”二字爲其村名,正式定名爲“趙北口”,並沿襲至今。
 
 
著名的趙北口十二連橋第一橋易昜橋的北側,曾立有一塊高大的漢白玉石碑,上面書寫著“燕南趙北”四個大字。據上世紀50年代見過此碑的老人介紹,碑文爲北宋宰相蔡京所題。千百年來,南來北往的過客在這裏留下了不少脍炙人口的名篇,近代曆史學家陸文郁就曾留下這樣的詩文:“第一橋頭沒水雲,行人路上雨紛紛。界坊四字憑君記,趙北燕南此地分。”
 
 
02
軍事要地唐興口
 
但凡戰略要地,必與地形地貌及交通狀況有關。
 
趙北口,自古就是泊溏相接的水口,迤西是易水、滱水、濡水等河流彙聚的澱泊群,今爲白洋澱;迤東爲易水、拒馬水、滹沱水彙聚的澱泊群,今稱東澱。兩澱區域河網密集,趙北口恰好處在兩處泊溏相接的過渡地帶,與開闊平原相比,趙北口宛如咽喉,自成天塹,被稱之爲“燕南隘首、趙北津頭”。
 
燕莊王三年(前694年),燕桓侯徙都易城(今雄縣北),並沿南易水修築了長城,西起易縣,由徐水進入安新,循新安北堤至趙北口,過雄縣至文安境內,長約500余裏,史稱易水長城。
 
唐代以前,河北境內只有兩條可以溝通南北的大路,均以涿州(古幽州)爲起點,一條途經上谷(今保定)、真定(今正定)入河南境;另一條則是經雄鄚、河間府入山東境。因此,唐代將河北全境分成東西兩道,即河北東道與河北西道,宋代時又改稱爲路。曆代北方少數民族入侵,都是沿這兩條道路南下。
 
唐代中後期,契丹民族成爲北方霸主,不斷向中原地區侵犯。出于防禦需要,唐朝統治者在河北東道的北側邊界先後建起三座關口,即瓦橋關(雄縣)、益津關(霸州)、淤口關(霸州信安鎮)。爲確保三關與指揮中心莫州(今鄚州)的軍事聯系,在三關與莫州之間又相繼建起三處軍事要塞,即唐興口、莫金口、淤口,合稱爲三口。
 
唐興口即爲今天的趙北口,北距瓦橋關、南距莫州城(今鄚州北)均爲12華裏,不僅可以依靠狼煙來傳遞軍事情報,還可以站在高台上相互眺望。由于趙北口戰略位置的重要,北宋時期開始在此築城屯蓄重兵。翻閱《宋史》就會發現,在宋遼對峙的一百多年裏瓦橋關屢次失守,但進犯者大多被宋軍迎擊在唐興口外。例如:“太平興國二年(977年),傅思讓奉诏破契丹兵于唐興口”。“太平興國五年(980年),車駕北巡,以彥進爲關南都部署,敗契丹于唐興口”。又“太平興國七年(982年),高陽關鎮將奏敗契丹于唐興口”。
 
趙北口地近水澤,橋梁尤爲重要。建安十一年(206年),曹操北征烏桓,曾在趙北口修造橋梁,將糧草辎重運抵于今雄縣北側的易城。安史之亂,史朝義殘兵敗將棄莫州北遁,借助趙北口橋梁之利,成功阻截了郭子儀的追擊。靖難之役,燕王朱棣親自部署在趙北口易昜橋下設伏,生擒鄚州守將潘忠、楊松,攻克鄚州。明代末期,滿洲多爾衮遣大將超哈爾兵抵趙北口,明軍將十二連橋全部拆除,致超哈爾大軍無法渡河,轉攻白洋澱以西的安州、高陽二城,名宦房壯麗、老將軍孫承宗均因城破身亡。
 
 
至晚清民國時期,趙北口的連橋依然發揮重要作用。鹹豐三年(1853年),太平天國將領林鳳祥、李開芳率兵北伐,深入到直隸境內,清政府組織兵力截擊,一支軍隊奔赴易縣護衛清西陵,一支奔赴遵化護衛清東陵,將唯一的阻擊部隊安排在趙北口。總指揮蒙古郡王僧格林沁在十二連橋南北兩側建起大營,屯紮部隊數萬之衆。
 
抗戰時期,日軍在趙北口建起崗樓,駐有一個日軍小隊、一個僞軍中隊,設有僞警察局和憲兵隊,殘害百姓。1944年,我二十四團在雁翎隊的配合下,一舉攻克趙北口據點,戰地記者石少華用相機記錄了我軍登上趙北口城樓的珍貴影像。
 
 
03
水陸樞紐成就繁華古鎮
 
趙北口地處京德古禦道與津保內河航運的交彙點。
 
京德禦道在先秦時期就是古驿路,其“北起幽陵、南達交趾”,是溝通中國南北交通的通衢大道。唐朝時期,中原地區的商人將絲織品、茶葉等商品,經過趙北口,運到國界瓦濟河以北,與北方少數民族進行交易。唐代把行走的商人稱作“瓦子”,瓦濟河的意思就是“商貿之河”。到了宋代,雄州以北建立了榷場,商貿往來更加頻繁起來。明成祖遷都北京後,南京作爲陪都仍保留了一套中央機構,大量官員頻繁地沿著這條道路往來,因此被稱爲禦道。趙北口一帶流傳著一句俗語:“從南京到北京,禦道十八弓”(1弓=1.65米)。以此推算,當年禦道的寬度幾近30米。
 
大清河航運也是在北宋時期興起的。北宋爲保障邊境地區的物資供給,從正定府開鑿運河至莫州(今鄚州),將趙北口作爲物資轉運中心,向東可達霸州、信安軍、乾甯軍等地,向西可達順安軍、安肅軍、保州、遂城等地,穿行于趙北口的這段河流被稱作“藏糧河”。趙北口商業貿易的極速發展期是在明代。據《明神宗實錄》記載,陝西商人到天津置辦鹽務,山西商人向直隸各地輸送木材,都需要沿水路經由趙北口周轉,爲此朝廷專門在此設立巡河禦史稽查稅務。清代自康熙始設立直隸河道總督,大清河保定至天津段稱爲“津保航線”,西起保定南關大橋,東至天津大紅橋,全長385裏。
 
由于皇家春季的水圍頻繁在此駐跸,成千上萬的隨扈人員雲集到這裏,給當地帶來巨大的商機。衆多外地商人也紛紛來到趙北口開埠立市,經營食品和百貨,俗稱爲“趕大營”。清代詩人姚燮詩雲:“堤護平沙水接塘,燕南趙北此分疆。分明集市繁華地,卻說當年古戰場。”
 
當年的趙北口沿街林立著衆多酒店和旅社,經由禦道進京的江南文人,爲趙北口留下了大量的題壁詩,例如清代女詩人沈善寶曾在詩中寫道:“仆痛馬瘁倦長途,今日登臨樂有余。寄語朱門彈铗客,從今莫更歎無魚。”詩人胡敬又題詩:“此是吾鄉味,尊前帶笑看。華燈燦相照,客路藉加餐。風雨雙遊履,江湖一釣竿。草堂今夕醉,忘已遠長安。”
 
趙北口的餐飲業也隨之發達起來,但絕非止步于爲路人果腹,還有歌藝存在的高檔場所。清代詞作名家謝章铤的《賭棋山莊詞話》裏便有趙北口酒肆歌女的記錄:“過燕南趙北口,時值初秋,蕭蕭蘆葦,漁讴荻唱,大似江以南風景。趙女抱筝至,聲嗚嗚不可辨,哀厲激亢,有悲歌慷慨之遺風焉,始歎‘銅琶鐵板’與‘曉風殘月’正複異曲同工。”
 
與京德禦道有所不同,大清河貨運航線上,穿梭的大部分是生活在社會底層的船工水手。在人力驅動的時代,船只的行駛速度比較緩慢,經過趙北口時船工會靠岸停留,以補充足夠應付漫漫長途的食物。因此,在趙北口北側的廣惠橋碼頭和南側的十方院碼頭,自然形成了兩處集市,各類小吃琳琅滿目。更有一些貨物,需要通過趙北口向北向南轉運,沿河便又出現了衆多的車馬號和貨站。民國以前,北鄰趙北口的鄚州鎮,商貿也是異常興盛,大部分貨物都需要運至趙北口輾轉。
 
老輩子人常說:當年的趙北口是京德古禦道與津保內河航運的交彙點,南來北往的商旅駝隊叮當作響的駝鈴徹夜不絕,位于古鎮南北兩側的廣惠橋和十方院兩座航運碼頭,船工揚帆拉纖的號子聲更是響徹雲霄。
 
清朝末年,隨著京漢鐵路的開通,京德禦路的作用被逐漸削弱。民國以後,京德禦道改稱爲“平大公路”(北平到大名府),仍屬于河北境內重要的交通幹線。1936年,一個秋風蕭瑟的下午,身爲河北最高軍政長官的宋哲元,在北平市長秦德純、政務委員門致中等人的陪同下,沿平大公路南下,與山東省主席韓複榘共商抗日大計。途經趙北口時,宋哲元走下汽車,在衆人的簇擁中遊覽了十二連橋。1968年,爲響應毛主席“一定根治海河”的號召,趙北口十二連橋的南六橋被改建爲溢流堰,並在南面的棗林莊開鑿了趙王新河,成爲白洋澱新的出水口。1985年,國家重新改建京大公路(原平大公路),出于建設成本考慮,選擇繞行霸州,並更名爲106國道。從此,趙北口作爲南北、東西兩大交通樞紐的曆史使命終結。
 
水圍、南巡與超出想象的風雅
 
01
行饬武備,皇室水圍之地
 
《聖祖仁皇帝庭訓格言》:“朕一年兩季行幸,春日水獵,欲人之習于舟楫也;秋日出哨,欲人之習于弓馬也”。遵其庭訓,清朝皇室每年例行圍獵兩次,春季稱爲春蒐,主要在白洋澱舉行;秋季稱爲秋狝,主要在木蘭圍場舉行。初始目的就是“行饬武備”,培養皇族子弟的戰鬥意志和強健體魄。
 
康熙十六年四月十五日(1677年),由長九丈三尺,寬一丈九尺,宛若水上樓閣的安福舻大船和上百條撲拉小船組成的船隊,從霸州城南出發,浩浩蕩蕩向西駛來。這是康熙皇帝第一次到白洋澱舉行水圍,船隊停靠目的地就是趙北口。
 
隨著南方剿滅三藩之亂的捷報頻傳,多年的政治困境也逐步解除,康熙登上船頭眺望著眼前這座“浴鳥紛飛、畫橋連屬”的燕南古戍心情大好。
 
臨近廣惠橋,河兵早已用絞盤將橋面升起。廣惠橋是十二連橋的第四座橋,也是水路進入趙北口行宮的必過之橋,又稱禦橋。這座橋由比利時傳教士南懷仁設計,呈閘板式結構,齒輪帶動的絞盤和錨鏈可以將整個橋面升高一丈左右。康熙對廣惠橋設計之精巧頗爲贊賞,親筆爲其題寫了匾額。
 
在百官和侍衛的簇擁下,康熙前往水圍現場“蓮花澱”。先前,清室在東西兩澱勘選的水圍場所共計21處,但康乾水圍只啓用了其中5處,即趙北口蓮花澱、王港澱、圈頭平陽澱、端村白洋澱、郭裏口合樂澱等,其中行圍次數最多的是蓮花澱。
 
蓮花澱位于趙北口西北方向,水域開闊,水草豐茂,是鳥類聚集之地。此時尚在初夏,澱中蓮花未開,葦梢初露,數百條撲拉戰舟早已嚴陣以待,澱面上旌旗獵獵、角鼓聲傳,水雁紛紛驚起。“萬人齊指處,一鳥落晴空。攜琴鼓櫂返,樂與大臣同。”康熙用詩文記述了自己手舉彎弓、力挽弓弦,箭發處水鳥應聲而落的情景。
 
清室水圍在順治時期已成慣例,最初選址在京郊南苑的海子舉行,自康熙以後改在白洋澱。從康熙十六年到康熙六十一年(1677-1722年)45年間,康熙曾40次駐跸于趙北口,其中29次進澱舉行了水圍。康熙晚年幾乎年年都要舉行水圍,臨去世的那年,仍以69歲的高齡在白洋澱舉行水圍6天。
 
之所以選擇趙北口作爲水圍大本營,其原因有三:一是趙北口依通達南北的禦道,又扼東西水道,交通運輸便捷;二是此處長堤煙柳,連橋橫臥,溪村水郭,風光優美;三是清代帝王水圍通常兼顧巡視河工,趙北口南北長堤爲兩澱河工之重要,在此駐跸方便巡查。
 
趙北口行宮竣工于康熙十五年(1676年),康熙四十五年到四十九年(1706-1710年),又有圈頭、段村(今端村)、郭裏口三處行宮相繼建成,但水圍駐跸始終以趙北口爲主。
 
趙北時巡至,燕南古戍聞。人煙生曉市,橋影漾晴雲。浴鳥迎船出,垂楊隔浦分。中流清賞洽,箫鼓陋橫汾。
【印章】:钤“康熙宸翰”“稽古佑文之章”“淵鑒齋”印。鑒藏印有“寶笈三編”“石渠寶笈所藏”“宣統尊親之寶”“教育部點驗之章”。
 
皇帝水圍是一件非常隆重的事情,一般會提前一年開始籌備,包括勘察水況、預備船只,選拔纖夫水手,訂制旗幡、服帽、蓬帳錨橛等等。據清宮檔案記載康熙的一次水圍,隨行車輛350輛,僅耗費車價就達13000銀兩。加之道路橋梁修繕、行宮翻修、設施重建等,給清政府財政帶來極大的負擔。故而,雍正在位的13年裏,停止了包括白洋澱水圍和木蘭秋圍的所有皇家圍獵。到乾隆年間,白洋澱水體幾近幹涸,水圍受到很大限制,乾隆僅進行了4次水圍,而且每次都要“閉趙北口之木橋,以關攔澱水。須于白露後即行堵閉,方足備春月行圍之用”。
 
乾隆十三年(1748年),乾隆東巡祭孔途經趙北口舉行了在位期間的第一次水圍,此時距康熙最後一次水圍已有26年。乾隆一生處處效法祖父,他舉行水圍應該是對祖父的一種追念,但“行饬武備”的意義已不存在,而是更像一項娛樂活動。
 
此次過後,乾隆又先後三次舉行過水圍,分別是在乾隆十五年(1750年)、十八年(1753年)和二十六年(1761年),礙于白洋澱水面趨于狹窄及財力所限,水圍僅持續兩三日便告結束。
 
康熙、乾隆二帝在白洋澱舉行的33次水圍當中,康熙多經霸州水路抵達,乾隆則多自北京沿京德禦道而來,但無論行走哪條路線,都是在趙北口集結,待水圍結束再由趙北口啓程回京。即使偶爾皇帝借西巡機會水圍,從白洋澱西側登船,水圍保障物資也都要在趙北口集散。
 
 
02
乾隆南巡駐跸此地的盛世
 
康熙、乾隆二帝均有六次南巡的經曆。康熙南巡是出于政治方面的考慮,沿途巡視河工,整頓吏治,籠絡江南士族,以鞏固清政府統治。而乾隆南巡,雖稱“宣風而布化”,實質上卻更傾向遊山玩水。據清宮檔案記載,乾隆南巡隨行的後宮嫔妃、王公貴胄以及扈隨官員多達3000之衆;動用馬匹6000匹、駱駝800匹、舟車共800余駕;爲之服務的纖夫、民夫多達上萬。
 
乾隆南巡分別成行于乾隆十六年(1751年)、二十二年(1757年)、二十七年(1762年)、三十年(1765年)、四十五年(1780年)和四十九年(1784年),起點爲北京,終點在蘇杭。途經路線分爲南北兩段:北段爲陸路,沿京德禦道至德州;南段爲水路,由德州登船,沿大運河南下至江浙;單程近2000公裏。沿途各地擴建、增建行宮達36處,其中直隸境內7處,即涿州、紫泉(高碑店新城鎮)、趙北口、思賢村(任丘)、太平莊(河間南)、紅杏園(泊頭富鎮)、绛河(景縣)等。
 
整個南巡線路上,趙北口行宮是北方唯一一處水上建築。自康熙年間皇家行圍之始,經過近百年增拓修飾,趙北口已成清代行宮裏最爲精美的園林之一。《欽定南巡盛典》裏如是描繪趙北口行宮:“聖祖仁皇帝舉水圍之典葺治。湖光煙霭,帆影雲飛,水檻風廊環映于蓮泊莎塘之際;晴空一碧,寫詠鸢魚,仿佛江南圖畫也。”雖然,乾隆每次南巡路過時,只在趙北口駐跸一日,但宏大的歡慶儀式,豐富的文娛活動,爲趙北口留下了豐富的文化遺産。
 
乾隆一生寫下4萬多首詩詞,南巡詩詞就有2700多首,其中歌詠趙北口的有200余首,接近南巡詩詞總量的十分之一。這些詩詞中既有對景物描繪的抒情詩,如“虹偃長堤十一橋,垂鞭那覺驿程遙。兩行煙柳春猶淺,萬頃冰湖雪未消。”也有以記錄事件爲主的即事詩,如《上元燈詞》《上元觀燈火即事》《上元節賜隨營諸臣食》等。此外,乾隆駐跸趙北口行宮時,曾先後5次與文臣對詩聯句,每次對詩三四十首,內容涉及趙北口景物、曆史、民風,以及繁榮景象等。參與對詩的人也都是當時的文壇翹楚或國之重臣,例如:和珅、劉統勳、錢陳群、紀曉岚、汪由敦等。
 
除禦制詩詞外,南巡駐跸趙北口的乾隆還留下了大量的禦筆書法,例如爲趙北口行宮題寫了多處匾額:湛持軒,渌淨齋,懷清樓,天水相與永等;題寫楹聯:香閣結雲瞻寶相,花台飛雨現金仙。每次南巡結束後,乾隆都要從其南巡詩詞中選出妙句抄錄整理,分別收錄于《石渠寶笈》《三希堂法帖》《敬勝齋法帖》裏,趙北口南巡詩有36首被收錄其中。乾隆與衆文臣的對詩聯句,也分別由梁詩正、梁國治、汪由敦等清代書法家抄錄成冊,作爲國寶級文物,珍藏在故宮博物院裏。
 
乾隆南巡一般是在正月初十左右由北京啓程,到達趙北口時,恰好在元宵節前後,盛大的慶祝晚會是必不可少的。曆任直隸總督爲迎聖駕,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財力。首先是由布政使一級的官員在趙北口組建皇會,負責歡慶晚會的籌備工作。爲此在趙北口村北的十裏鋪成立一處燈炮廠,募集能工巧匠,制作晚會所需的花燈、鞭炮、煙火盒子等。
 
燈火晚會以趙北口行宮西側的“看燈樓”爲中心,周邊數裏均要“結彩山、放煙花”,還要將行宮西側的冰面鑿開,組織龍舟彩燈往複巡遊。據乾隆版《任邱縣志》記載,趙北口的民間花會曾多次被請進行宮爲皇帝表演。乾隆十六年(1751年),直隸總督方觀承在《恩即事得詩二十首》裏記錄了趙北口龍燈會的場景:“夜半魚龍阙合圍,火珠旋轉劇光輝。須與電掣雷砰處,真有千鱗破凍飛。”“一燈千燈忽自明,小爆大爆何多聲。應谷雷硠洽豫動,垂陽甲坼催春生。”這是乾隆詩文記錄燃放煙花的景象。
 
冰嬉,是趙北口行宮的特殊娛樂方式。正月裏的白洋澱地凍天寒,十二連橋兩側冰面開闊、光滑如鏡,正是冰上娛樂的絕好場所。乾隆六下江南,有五次在趙北口舉行了冰嬉活動。這種清代宮廷喜聞樂見的娛樂活動,有冰上“搶球”“摔跤”“賽跑”“盤杠子(類似于單杠)”等項目,統稱爲“冰上百戲”。雖然帶有比賽性質,但參與者並不完全關注輸贏,更傾向于消遣娛樂。因此,現場氣氛較爲輕松活潑,也不受白天晚上的時間限制。乾隆十六年(1751年)首次南巡時,冰嬉選擇在早晨舉行,乾隆在《上元燈詞》中寫道:“少海風微定绮瀾,恒春花發萬枝攢。明朝趙北陳冰戲,更步星橋達廣寒。”乾隆三十年(1765年),冰嬉活動則是煙花晚會結束之後才開始,乾隆在《駐跸趙北口即事雜詠》裏寫道:“春宵燕九例收燈,婪尾冰嬉試賞憑。鬧罷夜深古月上,法王無盡示真乘。”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乾隆與衆大臣一起參與冰嬉遊戲,事後在《上元于趙北口行宮同扈跸儒臣詠冰嬉聯句》答詩裏寫道:“聽催節鼓轟雷捷,看上懸橦掣電神。猱挂月崖輕掉臂,鹞翻雲塔穩盤身。”
 
賽龍舟多見于南方節慶習俗裏,北方民間一直保留此傳統的僅見趙北口一地。直到民國時期,趙北口還保留龍舟會的民間花會組織。乾隆十六年(1751年),乾隆南巡回銮時,直隸總督方觀承在趙北口舉辦了第一次賽龍舟表演。此後,每次乾隆出巡路過趙北口時,直隸地方官都會舉行賽龍舟表演。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是曆次賽龍舟中規模最大的一次。這次南巡回銮路過趙北口時,恰好正值端午節當日,又有班禅、哈薩克等外藩使者趕到趙北口迎駕,乾隆命內務大臣福隆安操辦賽龍舟事宜。五月初五正午,從宮廷侍衛裏選拔出來的上千名勇士,陸續登上龍舟。在十二連橋西側的開闊水面上,50只龍舟一字排開,隨著令旗一揮,水面上鼓聲大作,龍舟如離弦之箭,離岸而去。乾隆在禦制詩中記道:“迎銮近遠發伻郵,午日燕南趙北州。嘉彼傾陽來雁使,恰茲臨水示龍舟。率因逢節俾懷恵,實自望霖未解愁。春孟去而夏中返,光陰訝似逝波流。”
 
關于南巡,乾隆的《禦制南巡記》中有記:“予臨禦五十年,凡舉二大事,一曰西師,二曰南巡。”然而南巡對于整個國家來說,一方面促進了南北文化的交流和滿漢之間的民族融合;另一方面,南巡開支的巨大,也成爲康乾盛世轉向衰敗的因素。
 
趙北口地處安新、雄縣、任丘三縣交界地帶,介乎于東西兩澱之間,由三座島嶼組成,依靠廣惠、通濟二橋連爲一體。縱貫趙北口南北、長約十華裏的萬柳堤,如同一道景觀長廊,串接著衆多遠近馳名的風景名勝。“夾堤桃柳三春雨,兩澱煙波十一橋”是乾隆筆下的趙北口;“雲水迷三島,風煙望五湖”是趙北口鄉賢王桐齡留下的贊頌家鄉的詩句。
 
明清兩代,任丘、雄縣兩縣都競相在這道景觀長廊上擇取景點,作爲本縣的風景名勝,如雄縣八景之中的“蓮浦晴遊”“柳溪垂釣”“易水秋聲”,又如任丘六景之中的“長堤煙柳”“棗林晚渡”“十裏荷香”等等。民國時期,趙北口籍近代著名曆史學家王桐齡又在原有的景觀中加入了“行宮曉月”“連橋臥波”二景,合稱爲“趙北口八景”。
 
「蓮浦晴遊」
位于趙北口村西北的蓮花澱內,爲雄州八景之一。蓮花澱自古以多生蓮花著稱,北宋時期已見諸于文獻記載。昔日蓮花澱汪洋浩瀚,史書中曾以“衆水奔注,深碧三篙”來形容。每到盛夏,澱裏萬畝蓮花盛開,翠蓋紅雲、溪光映日,微風輕拂、香飄數裏。明代詩人魏綸曾寫詩:“芙蓉五月半開花,勾引騷人笑語嘩。風澱綠雲香飄渺,日高紅袖影橫斜。歌聲送酒休辭醉,柳色籠舟便是家。此地已知天作畫,若耶風景複誰誇。”
 
「柳溪垂釣、長堤煙柳」
兩處景觀分布于趙北口南北兩側的萬柳堤上,前者爲雄州八景之一,後者爲任丘六景之一。萬柳堤又稱趙北口堤,或萬柳金堤,是西澱東流的重要屏障,又卡住南北禦道的咽喉,經曆代植柳加固,遂有數萬株規模,故而得名萬柳堤。明清時期,十裏長堤綿亘如帶,夾堤楊柳連接成蒼翠水墨,連橋連綿起伏,宛如西湖蘇堤之境。乾隆曾爲萬柳堤題寫過大量詩詞,其中就有:“佳名萬柳愛長堤,馬踏春泥柳正稊。幾縷畫情遮過客,一行煙意入新題。”
 
「易水秋聲」
位于趙北口村北的易昜橋下,爲雄州八景之一。易昜橋爲十二連橋第一橋,雄縣、任丘兩縣曾以此橋爲界,村界牌坊立于橋之北,縣界碑立于橋之南。此橋橫跨古易水,是燕南趙北分界的標志。易昜橋因易水而得名,昔日燕太子丹送荊轲于易水作別,承載著“慷慨悲歌”的曆史情懷。橋梁北側曾有北宋嚴嵩手書的“燕南趙北”界碑,村界牌坊懸挂“燕南趙北”“碧漢層虹”兩塊匾額,分別爲明代嚴嵩和清代李鴻章書寫。界坊楹柱上有李鴻章親筆書寫的楹聯:數萬裏南北通衢冠蓋縱橫下邑近居畿輔地,三千丈規模丕奂郊圻伸劃行人到此感懷多。
 
「棗林晚渡」
位于趙北口村南十方院,十二連橋最南端,爲任丘六景之一。此地曾爲古藏糧河(趙王河)渡口,因臨近任丘棗林莊村得名。這裏曾是趙北口水面最爲開闊的地域,十二連橋之中的六座橋梁密集排布在此。清代詩人劉炳曾在詩中寫道:“棗林稱古渡,隔岸有人家。擎楫爭殘照,揚帆趁落霞。遙望連下省,接軌入京華。欸乃聲猶競,長堤集暮鴉。”
 
「十裏荷香」
位于趙北口村南十方院,爲任丘六景之一。民國以前,十方院曾立有趙北口村的南界牌坊,上懸兩塊匾額,北書“棗林晚渡”,南書“十裏荷香”。萬柳堤兩側曾遍布荷塘,連綿十裏,故名爲“十裏荷香”。趙北口村南曾建有一座觀蓮亭,傳說是呂洞賓觀蓮的地方。清乾隆《任邱縣志》所載的六景圖中,可見觀蓮亭原貌。清代詩人劉統曾在詩中寫道:“翠蓋紅雲散野塘,乘流靜挹遠來香。迎熏玉塵萦蘭氣,帶露花裾襲蕙芳。飲汁須中唯蛱蝶,浴波葉底是鴛鴦。誰家度曲斜陽外,十裏清風送晚涼。”趙北口十二連橋之中的萊薰橋便由此得名。
 
「連橋臥波」
遠近馳名的趙北口十二連橋,循萬柳堤南北分布,首尾總長約2.5公裏,橋梁共計12座,除掉橋面跨度後,平均間隔不足180米。十二座橋梁連屬建造,在中國北方是絕無僅有的,南方只有西湖六橋和揚州二十四橋具此規模。故而,明清文人常把三地橋梁放在一起比較。清代詩人朱棆就曾在詩中寫道:“畫橋十二走晴虹,趙北燕南驿路通。兩面湖光一堤柳,行人倚偏夕陽紅。煙雨橫塘短棹行,紅欄宛轉界鷗汀。分明此是家鄉景,只少楞枷一角青。”
 
「行宮曉月」
趙北口行宮建在村北的萬柳堤西側,介于廣惠橋和普渡橋之間,向西深入燒香澱一側。行宮是清代帝王水圍和南巡駐跸之所,初建于康熙年間,于道光年間裁撤,存續150多年,曾有康熙、乾隆、嘉慶三代皇帝先後駐跸65次。經過幾代帝王的修繕和擴建,行宮建築覆蓋了整個燒香澱,成爲一處規模宏大的水上園林。乾隆在駐跸行宮期間曾寫詩贊美:“冰鏡挂空高,將圓欠幾毫。星光藏碧宇,燭影卷銀濤。自是斯齋素,偏欣此際遭。春江花月夜,麗句緬兵曹。”
 
從康熙十六年(1677年)到嘉慶十三年(1808年)的130多年間,康熙、乾隆、嘉慶三位皇帝駐跸趙北口達65次,趙北口遂聞名全國,貫穿趙北口南北的十二連橋也作爲中國北方罕見的橋梁建築群,揚名于大江南北。
 
趙北口曆史源遠,風景獨秀,文化名人層出不窮。例如栗桂芬(1878-1952年),字馨山,趙北口東街人,晚清著名畫家。20歲入職紫禁城如意館,擅長花鳥畫,是慈禧禦用18位畫家之一。例如近代著名的曆史學家王桐齡(1878-1953年),號峄山,趙北口鎮西街人,是我國近代史上公派出國攻讀史學並取得學位的第一人,世界上首位從基因遺傳學角度研究民族發展史的史學家,東亞民族史和日本史的奠基人,被尊爲東亞曆史之父。還有趙北口李莊子村的農民詩人李永鴻,1958年開始發表作品,著有詩集《白洋澱漁歌》,長篇故事集《澱上飛兵》,長篇敘事詩《紅菱傳》等。
 
趙北口深厚的曆史文化積澱,必然會孕育出豐富多彩的鄉間民俗。千百年來,趙北口人民以自己喜聞樂見的方式載歌載舞、歡慶節日,衍生出衆多的民間花會,涵蓋了音樂、舞蹈、競技、燈火等幾大門類,共計72道之多。
 
這些民間花會多成立于明代。清代因帝王的頻繁駐跸,對趙北口花會發展起到了極大的推動作用。特別是乾隆六下江南,每次駐跸趙北口都時值元宵佳節,各路花會彙集行宮演出,感受皇恩浩蕩。朝廷還在趙北口專門設立了一個叫做“皇會”的組織,主要負責皇帝起跸的典儀,並對所有花會進行統一管理。
 
趙北口深厚的曆史文化積澱,必然會孕育出豐富多彩的鄉間民俗。千百年來,趙北口人民以自己喜聞樂見的方式載歌載舞、歡慶節日,先後衍生出72道民間花會,涵蓋了音樂、舞蹈、競技、燈火等幾大門類,至今仍有十余道花會流傳。
 
村中老人稱,乾隆曾禦賜趙北口音樂會黃馬褂四身、杏黃開路大旗四面、地藏王菩薩聖像一尊。盡管這些都在十年浩劫中毀壞,但大量描繪趙北口花會進入行宮表演盛況的詩文,還是爲後人提供了豐富的想象空間。
 
“堪嗟世事如流水,空見蘆花一釣船”,今天的趙北口除位于村北的古戲樓和航洪橋遺址外,所有的古建築已經蕩然無存。昔日的萬柳堤成了今天的任雄大街,在並不算寬闊的街道上,密密麻麻排列著衆多的商家店鋪。大街兩側的胡同仍然保留著水鄉獨有的特色,狹長而幽深。胡同裏居住的大多是老人,年輕的村民陸續搬進了近幾年建造的高層小區。
 
這裏的商業依然很繁華,南街的早市和東街的晚市,雲集著來自外地的菜農和商販,供應著趙北口上萬人的衣食需求。趙北口自古漁民、農民都很少,多數爲商人或手工業者。生活的富足讓他們也養成了即使沒有生活必需,也要每天逛一逛市場的習慣。
 
趙北口原來曾有四所小學和一所中學,現在集中建造成一所現代化校園,教學樓、宿舍樓、標准化的塑膠跑道一應俱全。
 
 
△趙北口老字號熏魚
趙北口的魚湯、熏魚、鹹鴨蛋、松花蛋、炸千字、炸糕等等是美食者的最愛,趙北口的蟹是中國六大名蟹之一,以體量最大而聞名。
 
△趙北口漁民捕魚歸來擇網
趙北口的漁民很少,幾乎沒有專職的漁民。村民大部分收入來源依靠外地經商、打工,或當地的一些吹塑業、食品加工業等小型企業。
 
△老街20世紀60年代的供銷社舊址
 
作爲水鄉的趙北口,曾是白洋澱重要的葦席産地,環繞村邊的葦田曾有上萬畝。近些年,由于蘆葦的經濟價值降低,葦田也逐漸荒棄。一些村民看重了原有葦田特有的自然條件,填壟蓄水種植水稻、蓮藕,養殖蝦蟹、泥鳅等,取得了良好的經濟效益。
 
趙北口現有水稻種植面積約7000畝,主要集中在趙北口村西,以及季莊子村以北,年産量近千萬斤。趙北口周邊土質肥沃,又有近水灌溉的便利,因此非常適合水稻生長。再加上,農民充分利用稻田水塘養殖螃蟹、泥鳅等水産品,蟹稻和諧共生,並不施加化學肥料。所以,不僅産出的水稻口味極好,就連收獲的螃蟹也十分肥美。
 
趙北口稻田大約有7000畝之多,主要集中在趙北口村西,以及季莊子村以北,年産量近千萬斤。趙北口種植水稻主要借助近水的便利,引澱水灌溉,兼養螃蟹、泥鳅等水産品,因此基本不施加化學肥料,所以口味極好,除在當地極受好評外,還遠銷到京津內蒙古等地區。
 
蓮藕種植是趙北口的傳統産業,村北蓮花澱在宋代時就以盛産蓮藕著稱,紀曉岚在《趙北口》一詩中還留有“回汀聚魚蟹,淺渚富菱藕”的詩句。趙北口種植的蓮藕分爲“白蓮藕”和“紅蓮藕”兩種。白蓮藕外表光滑細長,脆甜可口,可生吃也可用來炒菜;紅蓮藕外形短粗,適合炖煮,口感軟糯。蓮藕種植不僅帶來了經濟價值,每到盛夏時節,趙北口村南、王莊子村東的兩大片藕塘裏荷花盛開,形成了一道當代“十裏荷香”的風景圖。
 
今天,趙北口的西面仍然被水包圍,位于南街的旅遊碼頭是最主要的進澱口。站在旅遊碼頭向南眺望,是狹長筆直的溢流堰,這裏曾經是十二連橋南六橋的位置。當白洋澱水位超過警戒水位時,會自動向趙北口東側的窪地傾瀉,成爲保證澱區安全的屏障。
 
從空中俯瞰趙北口的十裏荷田,
白鶴翩翩,祥和溫婉。
雄安新區的成立,
激發趙北口人民對改變生活的熱情,
村南碼頭上矗立著醒目的標語,
書寫著鄉親們的心聲。
人們充滿著前所未有的信心,
迎接著千年古鎮的美好未來!
 
 
 
將此文分享到: QQ空間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人人網 開心網 更多
發布者:信息科??責任編輯:信息科
關鍵字:千古,風流,趙北口,位于,白洋澱,東,岸的,安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