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安新縣人民政府歡迎您!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旅遊觀光 > 旅遊動態 >

旅遊動態

王家寨村民眼中的白洋澱新變化!

时间:2020-08-24 10:15 來源:中國雄安官網 點擊:
?

雄安新区王家寨村,优美的生态环境吸引着大量游客参观游览。河北日报记者吴安宁 摄

 

大澱清風一掃暑熱,葦蕩荷花接連天際。位于白洋澱中部的雄安新區安新縣王家寨村,是一個純水區村,十幾個小島通過小橋相連,每個小島又被綿密的葦蕩和荷花層層包圍,風景絕佳,每到周末,遊客如織。

 

“我們家是村裏第一批開民宿的,剛開始村裏一共只有6家民宿,我們家是第一戶。”今年60歲的辛春花在王家寨村經營著一家叫做“望月島2號院”的民宿。回憶起19年前自家民宿剛開業時的情景,辛春花說,那場景曆曆在目,爲了開民宿,家裏特意蓋起了幾間新房,但那會兒生意並不好,很少有人光顧。

 

萬事總是開頭難,方法要比困難多。爲吸引遊客,王家寨村著手提升村容村貌,發掘文化資源。響板驚魚、扣花罩、編葦席……這些澱區漁家的日常生活都變成了吸引遊客的民俗體驗項目,再加上澱區人民的淳樸,華北地區最大淡水湖泊白洋澱的旅遊業日漸紅火起來,辛春花家的民宿也慢慢有了起色。

 

“建設雄安新區,一定要把白洋澱修複好、保護好。將來城市距離白洋澱這麽近,應該留有保護地帶。要有嚴格的管理辦法,絕對不允許往裏面排汙水,絕對不允許人爲破壞。”這是習近平總書記2017年赴雄安新區考察時對白洋澱生態保護工作提出的要求,也是幾年來雄安新區常抓不懈的一項重要工作。

 

白洋淀风光。中国雄安官网记者刘东尧 摄

 

辛春花說,生意最了不得的就是2017年了,“那年光我家的純利就有五十來萬。這是沾了新區的光,大家都想來白洋澱瞧瞧。”

 

提起2017年之前的白洋澱,辛春花的印象是:“水淺,夏天容易泛味兒,魚蝦總是有股子土腥味。”那時的白洋澱幾乎是一種原始粗放狀態,上遊河流汙水和澱區汙水直接入澱,澱區內圍堤圍埝搞養殖,水質和水量都受到影響。

 

“一開始是淘汰村裏的落後汙染産業,接著就是開始搞環保,去年村裏改造了廁所,今年開始我們澱裏的船也換了,從柴油船換成環保的天然氣船。”王家寨村村委會委員王豔格正是這一系列改變的參與者。

 

如何治理白洋澱,讓懂行的科學家說了算。今年年初,雄安新區組建專家團隊,成立了吳季松院士工作站和以中國科學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單保慶爲首席專家的“白洋澱水生態修複保護專家組”,精准科學治汙。

 

白洋澱生態的持續好轉,常在澱裏轉的曹同亮看得最真切。“首先就是澱裏頭的水清了,以前比較難抓的嘎魚,現在也多了。”2017年以來,白洋澱的水質一年一個台階,從劣五類水到五類水,再從五類水到四類水,現在部分區域的水質能達到三類水標准。除此之外,白洋澱退耕還澱項目也在持續推進,白洋澱的水域面積逐漸擴大,2019年底水域面積達270多平方公裏。

不讓一滴汙水進入白洋澱,這是白洋澱環境保護與治理的一項硬指標。北京排水集團運維負責人劉嶽華深有體會地說:“今年3月底投入運營的白洋澱農村汙水、垃圾、廁所等環境問題一體化綜合系統治理先行項目,對78個澱區村的汙水進行全收集全處理,做到了垃圾日産日清,汙水從此不再排入白洋澱。”

 

生態好了,白洋澱的旅遊更旺了,辛春花家的“競爭對手”也多了起來。王家寨村的民宿也從一開始的6家發展到現在的37家。但辛春花並不緊張,幾年前兒子辭去北京的工作回來接手家裏的民宿,年輕人有新思路,民宿在兒子手裏打理得有聲有色。

 

如果你要問白洋澱的水對于當地人意味著什麽,能說會道的王雙龍、王雙玉兄弟肯定會告訴你,水是他們的生財寶。

 

從王家寨村出發,行船15分鍾左右,便可到達邵莊子村。前些年,王雙龍、王雙玉兄弟和這裏的大多數村民一樣,經營著家庭小作坊,汙染嚴重。新區設立後,對散亂汙産業進行了優化升級,王雙龍、王雙玉兄弟開始轉行,經營民宿和農家樂。

 

“窮則思變,一條路走不通就換一條路走。”隨著白洋澱生態治理的持續推進,村莊的生態環境得到改善,王雙龍、王雙玉兄弟敏銳地發現了新的商機,兄弟默契分工,開民宿、辦農家樂、賣特産一條龍服務。幹了一段時間,嘗到了甜頭,兄弟倆又勸說自己的兒子兒媳從北京回來幫忙。

 

王雙玉笑道:“我們這兒和別的村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們會利用抖音、快手啥的做直播,好些客人看了我們的直播特意從外地過來,實地體驗白洋澱的生活。像我們家周五、周六的房間,如果不早點訂,根本訂不上。”

 
將此文分享到: QQ空間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人人網 開心網 更多
發布者:信息科??責任編輯:信息科
關鍵字:王家,寨,村民,眼,中的,白洋澱,新變化,新,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