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安新縣人民政府歡迎您!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旅遊觀光 > 遊記文章 >

遊記文章

遊記:西藏之雲在彼方

时间:2020-08-24 10:35 來源:禾火子 點擊:
?

我對西藏的向往,始于菲和慶山,多年以來她們時常進入藏地。出發前,我做的功課是,搜索社交平台,了解她們在那裏做什麽事。菲著藏袍在虔誠地轉經筒,跪拜磕頭,前額泛起紅暈。慶山在山頂煨桑,頂禮佛像與壁畫,供養、布施、早起趕路,偶遇誦經的男人、喝茶的老婦。因緣際會,這一年八月,我如願以償來到西藏,和朋友Z展開一段不同尋常的旅程。

 

從西安出發,抵達貢嘎機場。飛機在上空盤旋時,和Z小聲嘀咕,擔心出現高反,“我雙腿發軟,心跳也加速了”。等待行李的空當,往臉上糊了厚厚一層防曬霜。太陽光直接砸在身上,莽撞不留余地。我們乘坐大巴,駛往市區。
 

預訂的民宿和期待不符,只得拖著行李另尋住處;網上找好下家,頗有藏式風情,到地兒一瞅,被房間的色彩擾得心神不甯,再次退宿。兩個疲倦饑餓的旅人在明晃晃的日頭下耐心告罄。第三家,Z找到“艽野探遊”客棧。路口正在大興土木,“你不會又想換了吧!”甫一進店,辦理入住事宜後,老板心宇逐一叮囑注意事項。
 

《詩經·小雅》雲“我征徂西,至于艽野”,意指偏遠之地;“探遊”兼具探險和遊玩,既有信念與力量,又如魚兒般自在。店名如此,足見主人志向。客棧四周圍欄處遍布鮮花,種類繁多,溢滿花的氣息,陽光透過頂層玻璃照進來,中間是一長排沙發茶幾。房間裏的被子柔軟厚實,夜晚仿佛鑽進洞裏,不假思索開始睡覺。青色棉麻桌布上擺放一小束滿天星,噢!這真是令人親切的住所。

 

沙發區充滿魔力。心宇會在這裏睡得心滿意足,帽子遮住她的臉;Z喜歡坐在這裏把照片傳到電腦上,喝一杯水;晚間我們于此觀影、商定行程。某個清晨,我剛剛打開門,迎面遇上邀我同行的昱兒姐姐;常有陌生人寒暄與問詢。它是故事交彙、旅人結識的起點。陽光同鮮花恰到好處地烘托出溫柔馨香的格調,如回家般舒心。每次出門前Z在籃子裏撿幾塊糖果,心宇問:“出門去啊。”“出門看月亮。”  

 
我們來到夢寐以求的地方,走過它的路,在它的土地上歡笑、贊歎,手舞足蹈,成爲可靠的真實。走路是記憶的秘密通道。
 

第一天傍晚,睡醒後是下午七點,Z已出門,經過熏香的牦牛肉攤,拐入巷子,共享位置上的兩點近于重合。往布達拉宮的方向走去,天色敞亮,地下通道有激情澎湃的歌手在演唱,駐足喝彩。布宮廣場人頭攢動。天空逐漸暗下去,靜谧的深藍中浮雲流動,解放碑和布宮的燈光亮起,美輪美奂,不禁要贊歎這良辰,拍下精美的照片。歸途中,望見滿月高懸。

 

早起去八廓街。兩個青年人倏忽闖入他者生活天地。天橋上有人賣桑葉,一大束雲朵在彼方升騰而起,Z浪漫稱言“路的盡頭是雲”。一家名叫丹增索朗的茶館,有孩子依偎著母親,我們進去,在靠窗位置坐下,點甜茶、藏面、餃子。享用早餐的氛圍十分古典,室外光線強亮,茶館裏卻窸窸窣窣,交織人語和用餐聲,柔和恬淡。客人進出,發型、穿著、配飾俱爲陌生。隔著玻璃,Z用鏡頭捕捉行人。人們來來往往心中皆有旨意,右手轉動經筒,念念有詞,或孤身前往,或親友相陪。

 

我們離開,穿梭于人群,經安檢進入古街。白牆金頂暗紅紋飾,臨街窗戶以鮮花點綴,彩旗于頭頂飄動,途徑各類商鋪,出售日常用品和供佛器具。遇到很多孩子,他們看起來結實靈動,生命力旺盛。信步遊走,視覺和精神都得到滿足,滿目新奇而獨特的文化世界,看看人家怎樣生活,住什麽房子、吃什麽食物,怎麽度過時間,都是一種享受。Z守著百度地圖帶我穿越小巷,最終來到拉薩河邊,沿河暴走,那可是下午最毒的日頭。

 

晚上,我們會再次前往,看它披上夜色的模樣。店鋪關門,就著零星亮光一路探尋,載著牦牛肉的車子疾馳,Z在小攤上買一根香甜的烤玉米,彎身挑選青提、洋姑娘。

 

喜歡的地方重複去很多次,出門行大道,回家走小路。離開前一晚和瓢潑大雨撞個滿懷,從布宮廣場往回走的路上,雨勢漸大,踩著水坑走啊走,傘已不夠遮擋,依舊濕透衣裳
 

  • 定點遊

出行前未做行程計劃,自在散漫隨遇而安。有些景點盛名遠揚,前兩日首先參觀了大小昭寺、布達拉宮。
 

小昭寺位于茶館左側,院內白煙袅袅,我們夾雜于信衆之間,只是滿目好奇的觀衆。原來他們如此行禮,繞行一圈,添酥油茶,獻哈達,布施善款,額頭抵柱,和佛做日複一日的交流,供養自身神性。有人教我以儀式,微笑致意。煨桑和酥油的氣味在日光裏持續發酵。大昭寺的長椅上有一只貓咪,她正在極度認真地清理自己,被再多人圍觀也熟視無睹。洗幹淨之後,躺下睡個懶洋洋的覺。

 

提前一天預約布宮的遊覽,一座遊客衆多不堪重負的宮殿。過道狹窄,摩肩接踵,被催促著往前,來不及細細觀賞。誰都覺著它美,外貌出衆。置身其中,才會被無聲的力量感染。有些宮殿,我剛剛邁腳進入,便被其中能量震懾,胸口發堵,眼淚打轉。那些美麗的塑像,金剛怒目與菩薩低眉,昭示著人與另一個靈魂世界的交流。年年歲歲,芸芸衆生誠心發願、祈禱。他們慣見人世無常與衆生皆苦,面容慈悲,承接著那些走馬燈似的觀瞻,那些沈甸甸的願想。今日我所聞,誠如往昔衆人所見。
 

  • 奇遇遊

旅途的美妙在于奇遇。7日清晨,昱兒姐姐邀請我們前往紮葉巴寺,程哥隨後加入,我們成爲艽野四人小分隊。姐姐租好一輛四驅越野車,穿黃色連衣裙,系寶藍色絲巾,明豔照人。路途顛簸,經過挂滿經幡的垭口,左搖右擺抵達目的地。
 

紮葉巴寺被稱爲西藏的隱秘聖境,不被大衆熟知。少見遊客,多是當地來朝拜的居民。同我們拾級而上的,有背著孩子的年輕父親,綁麻花辮的老婦人。寺廟嵌于山體,巧妙相融,湛藍色天空成爲回憶的布景,建築雅致,牆體上擺放鮮花。俯瞰山澗,景物收于一扇門框,一片彩色玻璃,一雙閃耀光點的眼眸。

 

沿小路下山,往旁側山嶺上走,姐姐說這就叫轉山。行至山陰處,只剩下我們四人,聲音世界逐漸豐富起來,在廣闊天地間,轉經筒上的風鈴、牛背上的鈴铛、山泉奔湧嘩然,齊齊作響。雄鷹盤旋,鳥雀掠過,鴿子駐足。轉到另一面,人們在山坡上悠哉悠哉或立或臥,孩子打滾嬉鬧,惬意和舒緩務必令我們停下來,一覽風光無限。天造地設的難得,讓人耳根清淨,伏下身子,在它的場域裏低眉順眼。這天的遇見富于詩意,我們無法計劃,然冥冥之中得遇。
 

8月8日,前往哲蚌寺和帕邦喀寺。幸得姐姐指引,來到一位上師的小園子,蒲墊上坐著喝茶吃果,貓咪在程哥周身蹭來蹭去,山巒綿延于眼前,快活像神仙過的日子。
 

  • 跟團遊

十數人成團,在車上度過四天。伴隨淅淅瀝瀝的小雨,9日清晨離開拉薩,駛往日喀則。途徑聖湖羊卓雍錯、卡若拉冰川。溫度降低,我仍穿著裙子。10日快到珠峰大本營時,我在車上發起燒來,下車後像踩在棉花上。運用意志力飄飄然爬上去,如夢似幻。穿過亂石,風獵獵作響,珠峰在Z眼前閃閃發光。夜晚住大通鋪,下雨停電,條件艱苦,他給杯子添滿熱水,床頭備好氧氣瓶。早起蹲在羊圈旁刷牙,低頭是滿圈的羊,擡頭是初升的太陽。
 
日喀則中轉時,Z將一塊指路牌描述爲“右轉是拉薩”。
 
窗外景色流轉,在暖烘烘的車子裏,望見奔逝的雅魯藏布江,山石上刻寫藏文和白色的梯子。一路又回到晴朗多雲的拉薩。

熱了在路邊買根雪糕,出門前記得帶水,買豌豆粉和涼粉在廣場裏吃完,淋雨的話晚上喝到藕湯很幸運,偶爾在房間泡一桶面也還不錯。

 

我最喜歡在甜茶館享用早餐,安心愉悅地開啓新的日子。有時,我們去巷子裏找排名第一的藏餐;有時,到鬧市區打卡網紅餐廳;有時,我們受到他人恩待,跟隨姐姐拜訪竹屋,受詹總款待,嘗到姐姐的好廚藝。再次回到拉薩,客棧成爲我們的家,Z在廚房做過一桌子的菜,又一起准備火鍋,毛哥爲我們做早點、牦牛肉土豆拌面。15日匆匆離別的中午,心宇下廚做菜。這些食物在當下滿足口腹之欲,在回憶裏感到熨帖、有滋味。

 
真是度過了很棒的旅行時光。昱兒姐姐是跑百公裏越野賽的選手,心宇曾經帶隊在珠峰徒步,我好喜歡她們,如此鮮活的生命,令人深刻。程哥社會打拼多年,清清爽爽;毛哥也能和我們兩個小輩喝酒聊天。
 
就這樣,賞著雲,聞著花,我們于8月15日離開了拉薩。
將此文分享到: QQ空間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人人網 開心網 更多
發布者:信息科??責任編輯:信息科
關鍵字:遊記,西藏,之雲,在彼方,我對,西藏,的,向往,